您现在的位置: 公务员期刊网 >> 论文范文 >> 经济论文 >> 中国经济论文 >> 正文

        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之路

        摘要:自2007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速度逐渐走低。国家实施了一系列的货币与财政政策,但经济走势依然平缓。中国经济进入了“新常态”。本文以新增长理论为依据,从人才培养及科技创新两个角度详细论述了在“新常态”阶段,如何实现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首先,通过阅读文献、收集资料,了解中国在人才培养和科技创新方面现状;其次,联系现实状况深入分析了这两方面发展中存在的问题;最后,对上述提出的问题给出了几点建议。

        关键词:新常态;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新增长理论

        一、理论与背景

        1.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新常态的主要特点是从高速增长转为中高速增长,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升级,从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1]。1979~2008年,中国经济年平均增长率16.3%;2008年之后,中国经济增速开始放缓;2016年,中国GDP增长率仅为6.7%。随着人口红利、资源红利和改革红利的逐渐消失,环境污染、资源浪费等问题突出,迫使中国发展“绿色经济”。中小企业的低端产品、低附加值产品、低层次技术、低价格竞争问题日益突出,其未来发展也迫切需要转型升级[2]。这些问题迫使中国不仅要重视经济数量的发展,更要重视经济质量的发展。“调结构稳增长”,实现经济转型升级是发展中国经济的重中之重[3]。由要素驱动、投资驱动转为创新驱动是实现经济持续增长的出发点。2.“中等收入陷阱”经济学中按照人均GDP的数量将经济发展分为三个阶段:要素驱动阶段、效率驱动阶段和创新驱动阶段。三个发展阶段对应的人均GDP分别是是3000美元以下、3000~17000美元以及17000美元以上。进入效率驱动阶段的国家常常容易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即中等收入的国家(人均GDP在3000~17000美元),在很长时间内,失去了原来的增长动力,在中等收入的区间徘徊[4]。照此标准,2008年中国人均GDP为3400美元,进入要素驱动阶段;到目前为止,仍旧处于此阶段。处于效率驱动阶段谨防陷入“中等收入陷阱”。3.新增长理论新增长理论将技术进步内生化,认为经济增长不是外生因素作用的结果,而是由经济系统的内生变量决定的,并认为内生的知识技术积累和人力资本积累是推动经济增长的决定因素[5];政府实施的某些经济政策对经济增长具有重要的影响。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只靠增加要素投入不能维持长期经济增长,经济发展要逐渐转变到靠效率驱动[6]。效率驱动增长的基础是高等教育的扩大和广泛的培训,即人力资本提升和劳动者素质提升,还有市场力量的加强、更加充分的市场竞争。中国需要在这些方面找到源泉,提高自主创新能力,使得创新驱动变得更加重要。增加对人力资本投资,首先,从教育入手,提升劳动人口的整体素质。对教育投入更多的经费,通过高校培养各行各业的尖端人才,为社会提供更多、素质更高的专业、创新型人才;其次,国家或者企业可对职工进行定期职业技能培训,提高工人的劳动生产率。蔡洪滨认为长期经济增长更需要关注供给能力和一个国家的创造力。人力资本和基础创新会产生外部效应,技术溢出的存在使经济呈现出规模收益递增效应,从而推动经济实现持续的内生增长。推动中国经济持续增长,需要增加知识技术积累与人力资本积累[7]。

        二、人力资本培育与科研创新面临的困境

        1.中国教育的现状及问题国家教育经费投入不足。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教育经费不仅在总量上差很多,人均教育经费的投入更是少之又少。国家教育经费的拨给,地区不平衡问题严重。国家对经济发达地区的教育经费的拨给远多于对经济发展水平落后地区。中国经济发展区域不平衡问题严重,如果国家的教育投入仍偏颇过大,那么这种区域发展的不平衡程度会加深。一个国家的研发投入包括企业、政府和学术机构研发投入,其中最重要的是企业研发投入。基础研究、纯理论研究和经济模型研究需要政府支持,但推动一个国家经济持续增长的基础研发是企业研发,创造的核心是企业创造。因此,提高知识技术的积累不仅需要加大国家研发的投入,更需要鼓励企业通过创新推动产业升级。2.中国科研投入现状与问题中国科研投入产出率较低,研究成果商业化生产的比率更低[8]。2014年,中国R&D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05%,研发投入也逐年增长,虽然投入的越来越多,但是效果现在还未显现。截至2015年年底,我国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6.3件,数量上落后于发达国家,质量差距很大。将这些发明申请的专利投入商业生产的比率很低。兰德公司报告指出,我国很多的专利数据并不具有技术或者经济价值,一部分的专利并不能引领创新,因此数量上改变并不能代表质量的变化。我国的科技体制不完善,科研经费使用不规范。科技部等很多政府部门拿了科研经费,企业来申请项目,政府决定是否投钱。首先,政府投资的成功概率很低。此外,由政府计划、批准的制度,在国有企业与私营企业地位不平等的情况下,容易产生金融错配现象[9]。国有企业效率不足,创新动力不足,但是融资很容易;私营企业创新动力强,资金运用效率高,但是资金可获得难。这极大地影响了我国科研资金的使用效率,影响了中小企业的创新、转型以及可持续发展,减小了民营企业的竞争力,不利于中国的市场经济发展。3.中国企业研发现状与问题我国企业研发的动力不足,究其原因主要是国有企业规模大,具有研发的能力和资源,但是却无太大动力,而且其创新效率低而小企业有创新的动力但是缺乏资源。此外,知识溢出的存在造成企业的私人收益小于社会收益,不存在政府干预时企业用于生产知识的投资将偏少。浙江大学对浙江中小企业不愿投入研发的原因调查,结果反映研发产品容易被仿造,收益与投入比较小。研发投入有更多不确定性、见效时间长、风险大,很多企业不愿冒险创新。这项调查结果:一方面,揭示了我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不够;另一方面,也反映了浙江省中小企业的科技创新简单,容易被替代、被模仿。

        三、对策与建议

        1.人力资本―――增加数量、提高质量加大教育经费投入。人力资本的积累,对教育加大投入是基本措施。教育为我们培养更多的人才,需要更多的经费投入。此外,高级创新型人才的引进仍需要大量资金。实行教育制度改革。打破以往只重视分数、轻视素质的教育模式,在学生的综合评价中加大对素质教育的重视。我国可以引进西方的教育理念,从小培养孩子的思维、思辨能力等素质。打破“教育不公”现象。为使我国区域发展更加平衡,对经济发展水平不同地区,公平拨给教育经费;消除高考录取的不公平的“隐形的门槛”。2.加大科研投入,创新驱动经济转型专利作为一国科技创新能力的指标,我们不仅要提升数量、更要提高质量。首先,我们需要加大科研经费的投入;其次,减少研发投入的分散,使有限的资金集中投入到几个领域,重点项目科研经费多,产生的科研成果重大,从而提升科技成果的质量;最后,严控专利的审批,对于有些没有商业价值、或者商业价值比较少的、简单的、容易模仿的专利申请,不予授权。这种做法会提升我国研发专利的质量。对科技体制存在问题的解决,需要建立一套规范的操作标准,实施多方共同审批、授权,聘请专业、高级人才对申请项目审核及监管等。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以及国有企业间的金融错配问题,是中国特殊的体制造成。现阶段中国二元体制的存在导致国有企业与私营企业产权不同,在融资市场所处地位不同。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使其产权地位平等,比如说是国有企业私有化等。对创新动力不足的问题。首先,加强立法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坚决打击、严厉惩罚盗用别人知识产权的行为;其次,政府可以向投入研发、生产知识的企业提供补贴,或者在对其提供补贴的同时对其他生产收税.

        参考文献:

        [1]李建波.把握“新常态下”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战略机遇[J].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14(10):72-73.

        [2]刘洋,纪玉山.经济“新常态”背景下“中国模式”的转型升级[J].河北经贸大学学报,2015(05):23-28.

        [3]邵宇.供给侧改革―――新常态下的中国经济增长[J].新金融,2015(12):15-19.

        [4]多恩布什,费希尔等.宏观经济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35.

        [5]潘士远,史晋川.内生经济增长理论―――一个文献综述[J].经济学,2002(04):753-786.

        [6]王小鲁,樊纲,刘鹏.中国经济增长方式转换和增长可持续性[J].经济研究,2009(1):4-16.

        [7]朱勇,吴易风.技术进步与经济的内生增长―――新增长理论发展述评[J].中国社会科学.1999(1):19.

        [8]厉以宁,武常岐.创新发展与经济转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34.

        [9]厉以宁.中国经济双重转型之路[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3:56.

        作者:李慧 单位:宁波大学商学院

        阅读次数:人次